【快穿】大佬他是全能奶爸 第1章 我的爸爸又甜又飒(1)

小说:【快穿】大佬他是全能奶爸 作者:biu哒 更新时间:2022-11-24 20:5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刚睁眼,手上正举着一个椅子,借力正往下砸,但很快反应过来,将手上的木凳子往旁边一扔,眼神惊疑不定得打量着周围。

  凳子被甩在墙上,“嘭”的一声,摔碎了椅子腿,客厅里满是酒味,地上的垃圾让人无从下脚。

  而眼前,是一个正抱着自己脑袋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穿着短袖,露出来的胳膊上满是淤青,旁边地上还散落着断成两半的木棍。

  薛半之沉默了,就在上一刻,他刚教育完手底下一个不听话的小东西,下一刻就绑定了什么“奶爸养成计划”,来治愈缝合那些悲惨儿童的童年。

  眼前这个,就是他所谓的第一个世界,孩子名叫“薛霖”,是一个家境不错的小姑娘生下来的,至于为什么会和原主在一起,这个就暂时不说了。

  孩子生下来没多久,那女生就被她的父母带走,孩子留给了生父,也就是这具身体,原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混,染着粉毛经常打架斗殴,以前还是个校园欺凌者,但因为有着一张帅气的面容,还是有不少女生喜欢。

  所以,按照原主的性格,这孩子留给了他,也注定有一场噩梦般的童年,每次打在他身上还哭着说“爸爸,爸爸,好疼啊,爸爸,别打了,爸爸,你要是爱我该多好啊....”

  ....

  冷静了一下,薛半之眼神晦暗不明,看着脚底下的孩子,最终选择了回到自己房间。

  “宿主?你不关心下小孩子吗!?”

  原本空无一物的空中突然出现一个蛋壳鸡,它焦急地在薛半之耳边转悠:“要去关心小孩!一看他就伤的很重!”

  薛半之皱眉低骂:“闭嘴!”

  蛋壳鸡被吓得脑袋往壳里一缩,自觉的闭了嘴。

  来到浴室洗了把脸,原主还染着那头粉毛,19岁发生的事,到现在已经25岁了,面容褪去了青涩,眼下乌青,脸颊往里凹,有点虚脱的感觉。

  非常非常的讨厌。

  他擦干了脸之后,看着卧室脏乱的环境,额头青筋一抽,牙一咬,开始弯腰收拾了。

  外面的小孩听到爸爸走后,颤巍巍地放下了手臂,眼睛怯怯地看着周围,见没有爸爸,便松了口气。

  原本以为,那个椅子真的会砸到他,但不知道为什么,爸爸把椅子扔到了别的地方,是不是心疼他了?

  薛霖咬咬嘴唇,心里还是有些期盼的,刚站起来,就听到爸爸卧室有乒乒乓乓的声音,身子下意识一抖,忍着身上的疼痛,走到那,悄悄的从门缝那里往里面看。

  却措不及防对上了爸爸的眼睛。

  那一瞬间,薛霖几乎忘了心跳,呼吸一滞,满脑子都是,要被打了,怎么办怎么办,好疼,爸爸打的好疼.....

  但是等了好久,也不见爸爸拿着棍子冲过来。

  “过来!”

  很有份量的一声吆喝,吓得薛霖半天不敢动,但知道不听爸爸的话会有更可怕的遭遇,还是乖乖挪动了脚步。

  “爸...爸爸....”

  听到这一声紧张的语气,薛半之还有点不习惯,脸色古怪,但还是指着脚下的垃圾袋说道:“把这些,给我拿到门口。”

  “啊?”薛霖愣了愣,但看到爸爸冷着的脸,立马弯腰去拿垃圾袋,但过程不小心扯到了伤,一声痛呼。

  薛半之“啧”了一声,并没有去关心他的伤,而是转身专心自己的打扫。

  薛霖小手擦擦眼泪,闷声将垃圾袋堆在了门口,回头再去看爸爸忙碌的身影,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迷茫。

  爸爸还会打扫房间吗?新笔趣阁

  做完了这些,薛半之看着干净了的房间心情不错,眉眼间都有淡淡的笑意,不经意的一转头,却看见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他的孩子。

  “看什么?几点了还不去睡觉?”薛半之上前走了几步,关上了屋门。

  蛋壳鸡气的瞪大眼睛,扇扇小翅膀,再次张开了百灵嘴:“宿主!!刚刚不是应该提出,跟你一起睡吗?为什么还要赶走可怜的儿子!!

  呜呜呜~”

  “贴合人设,不是吗?”薛半之嘴上哼哼地唱着不知名小曲,一边抖擞被子,一边问道,“难道你们没有ooc一说吗?”

  “额.....好像是有的...但,但这个东西,可以潜移默化。”

  “…是吗…不管怎样,天黑了我要睡觉,请闭麦。”薛半之躺到床上,连澡都没洗就开始呼呼大睡了,他已经累了,这一天经历了太多事了,脑子都要炸了。

  自己一生都过得压抑紧绷,换到这样的世界来,好好感受一下正常人的生活也不错,不用防着有人暗杀,盯着手底下不安分的人.....

  ....

  “哐啷——!”

  客厅传来的巨响让睡的正香的薛半之一个惊醒,看着陌生的环境还略显迷茫,但很快反应过来,他正在做“任务。”

  想到刚刚的响声,薛半之穿上拖鞋便走了出去,一开门就看见桌子脚那洒落的面条,和摔碎的碗,而那个始作俑者的小孩,正紧张害怕的捏着衣角,哆哆嗦嗦说道:“对,对不起,对不起爸爸!”

  薛半之眼神上下扫视了他一下,见没有受伤,便移开了视线,淡然开口道:“这里不需要你,回你自己的房间。”

  薛霖吸了吸鼻子,有些发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鼻子一样,眼睛一样,嘴巴也一样,是他的爸爸,但为什么.....总感觉哪里变了呢....

  难道说,爸爸变好了吗?毕竟以前做错了事,爸爸一定会打他的....

  抱着一肚子的疑惑,小心翼翼的退回了房间。

  撒的面条很多,向右看,厨房灶台那还放着一个矮凳子,应该是起来给他做的早饭。

  薛半之蹲下来把碎片捡了起来,然后扔进垃圾桶,又把面条扫进簸萁里,这才穿上外套出了门。

  蛋壳鸡一直跟在薛半之身边,全程一脸泪眼婆娑的样子:“宿主!!你刀子嘴豆腐心的样子,真的好生让我喜欢!!”

  “滚。”薛半之臭着脸还了它一个脏字。

  “宿主!你也太没有礼貌了!!我可是学过的地球人的知识的,要讲文明,树新风!!”蛋壳鸡狂扇小翅膀,丝毫不知道薛半之的眼神如果能够杀人,它已经死一百次了。

  可能是感觉到了冷,蛋壳鸡突然缩进壳里不说话了。

  薛半之难得清闲的买完了早餐,不过路上还碰到不少早起的大爷大妈,对着他指指点点,有一个甚至站出来,苦心劝说他:“小伙子啊!你,你对自己儿子还是要好点啊,你俩相依为命,你对他好,他长大,也对你好啊是不是?”

  薛半之停下了脚步,对视着这位大妈的眼神,可能是太过锋利,大妈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不过薛半之却是非常认真的说道:“好,我会注意的,谢谢。”

  然后在众脸震惊的目光下走回了自家单元楼里。

  现在天气转凉了,早上还是很冷的。

  薛半之推开家门,却冷不丁地被一团什么东西扑到怀里。

  “爸爸!!!”

  声线颤抖,好像受尽了恐惧与委屈。

  薛半之身体僵硬,不知该对小孩做什么反应。

  “爸爸,你打我吧!你打我吧!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扔下我!!我不会做错事了,爸爸,你不要走好不好!”

  薛霖目前五岁半,前半生几乎每天都待在这个小房间里,偶尔会被良心发现的原主带出去玩几圈,那可能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了,虽然爸爸打他讨厌他,他也讨厌爸爸,但是,他还是不想失去爸爸,爸爸,爸爸.....

  薛半之顿了一下,慢慢抬起手,放在了小孩的脑袋上,小孩的头发有点油了,但他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尽量学着父亲的慈祥,来传递抚慰。

  “我没走....我....”薛半之声音略显沙哑,他轻轻抬起买的豆浆油条,说,“我去买早饭了。”

  “……”薛霖哭得一抽一抽的,一边抹眼泪,一边不敢相信地看着薛半之手里的早餐,有两份豆浆,有一份....是给他的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