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大佬他是全能奶爸 第19章 他说我像小鲨鱼(3)

小说:【快穿】大佬他是全能奶爸 作者:biu哒 更新时间:2022-11-24 20:5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薛半之伸手将他手里已经捏烂的花拿走,然后将烤地瓜放到他的手里:“这是送我的?谢谢,可以的话,以后每天都送我一朵怎么样?”

  缠流月一直处在僵直状态,特别是那个热乎乎的地瓜放在他的手心之后,他再也忍不住了,把地瓜放在鼻前嗅了嗅,他每天放学都会闻到这么香的东西,可惜每次都吃不到。

  于是他就去捡一些小朋友丢在地上扒了的皮,放在嘴里,那残留的果肉让他至今都意犹未尽。

  可是如今,他竟然能吃到一个完整的地瓜!!

  听到他说要每天都送他一朵小花,抬起绷带脸,呲着尖锐的牙,扭头道:“那才不是送你的呢!”

  看着小孩这别扭的样子,薛半之忍俊不禁,故作无奈:“啊,既然这样,这地瓜....”

  “我每天送你一朵小花花,你是不是就给我吃地瓜啊?”缠流月一听他这语气,赶紧问道。

  薛半之点头,摊手表示:“可惜你不送。”

  “我送!!”缠流月蹦起来老高,他扬着一个半圆弧度的笑容,古怪中透露着可爱。

  缠流月把地瓜放在手心,研究着怎么吃,但是在没见过,于是张开他那巨口,一口咬掉了半块。

  有种干巴巴的味道,但里面热乎乎的,特别好吃,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笨蛋,”薛半之蹲在他身边,拿过她的地瓜,伸到他眼前演示,“看好了,地瓜是这么吃的。”

  “这个是皮,要把它拔下来,只吃里面黄黄的部分。”

  微微抬眼,见小孩儿微微张着嘴,裸露出来的牙齿就好像一个小崽狼,嘴角还有蹭上地瓜碎。

  他抬起手,想给他抹掉,但没想到小孩儿见到他扬起的手,以为是要打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但最终也只是轻柔地擦了擦他的嘴角。

  睁开懵懂的眼神,抬手碰了碰嘴角,那里还有残留的余温,然后一抬头,便撞入一双如同冬日里的一抹火炬的双眼,烧着他的内心。

  “看懂了吗?”

  他说。

  缠流月胡乱的点点头,拿过地瓜,随意撕了两下,一口气塞进了嘴巴里,也不嫌噎得慌,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

  一同咽下去的还有喉咙涌上来的酸涩。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薛半之摸了把小孩儿的头发,虽然不是很柔顺,但这种视觉上的观感还是很不错的。

  缠流月打了个隔,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子,鞋子坏掉了,露出来他的脚趾头,一只缠着一只,随后飞快的跑走了。

  就像个小野人第一次见到了来自外物的惊喜,不知该如何对待,选择跑回自己的领域,也许这样会让她有一点归属感,毕竟他以前,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

  薛半之任凭他逃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好了,该回去了,不然原主老爹该发飙了。”薛半之插着裤袋,漫不经心地返回自家。

  原主的家住在特别安全的地方,边缘处还准备了不少兵看守,进去后就好像进入了哪里的秘密研究所,到处白瓷砖,拐了七七八八个弯,却没成想碰到了原主那个私生子弟弟。

  那人低着头走路,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肩膀,一抬头见是他,戴着的厚重眼眶差点吓掉,慌乱的道歉。

  啊,原主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人,面对一个私生子自然没什么好脸色,还整天对他冷嘲热讽,动不动就使坏。

  “以后看着点!”薛半之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便没有再去管他,径直往里走。

  “嗯嗯!”薛禾渊听话地点着头,等他一离开,充满怯意的眼睛忽地一变,带着一丝探究的意味,扭头盯着哥哥离开的背影,眼底划过暗芒,随后低着头离开了,就好像刚刚那个充满危险气息的男人只是一个幻觉一般。

  薛半之推开老爹房间的门,却见他正在和私生子弟弟的生母亲热,脸色一变:“你们在做什么!”

  “啊!”李苑华连忙站起来,拉上自己领口上的衣服,眼神不安的闪烁,小心退到男人后面。

  薛司徒不悦地皱了皱眉,尽管他如今两个儿子已经长到这么大,但他就好像吃了定颜丹一样,还跟二十几岁的模样似的,跟薛半之站一起就好像哥哥跟弟弟。

  “说多少遍了,有事敲门。”

  “好给你们缓和时间?”薛半之学着原主的样子,恨意和不屑夹在一起,“我妈才死了一年你就和外面那女的好上了!”

  薛司徒沉默,不是他真的心虚,而是他对这个大儿子一向疼爱,说这话他也不会说什么的,反正他说的确实对,就由着他说吧。新笔趣阁

  但他沉默了一会儿,便看到儿子手上缠着的绷带,紧张的问道:“你手上怎么回事?”

  “不管你的事!”薛半之刚想甩手离去,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又转头说了一声,“这几天我不会回来了,你们一家三口好好聚在一起谈心吧!”

  “哐!”

  门被暴力关上。

  巨声让李苑华一个哆嗦,娇躯附上男人的背:“司徒....”

  薛司徒回过神,推开她:“你先出去吧。”

  李苑华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但又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忿忿离去。

  哇,宿主,奥斯卡小金人非你莫属!坏蛋壳看着宿主一通指点,就好像真事儿一样。

  薛半之原本没想着那人会同意他不住在家里,但正好他们在做羞羞事,借题发挥一下,当一个失望至极而离家的少年也不错。

  我这个爹,是真的年轻,用药了吧?

  好像是的,毕竟研究所出来的人,有点小东西的!坏蛋壳点点小脑袋。

  薛半之回到了自己房间里,他这边本来只有他自己的房间,自从那私生子过来后,这边又多出来一间屋子。

  原主记忆里,这个弟弟一直一副书呆子模样,整天抱着书啃,要么就是抱着电脑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但人家好歹是研究厉害的东西,得到了那男人不少的夸赞呢,不像他整天不学无术。

  所以原主没少嫉妒过那个弟弟,整天找茬,搞得人家怕了他了,能躲多远躲多远。

  但薛半之可不认为这人真的这么能忍,毕竟他也是薛司徒的儿子,怎么可能任由别人欺负呢。

  但目前看不出什么,薛半之也不再去想这些,就等着明天见到那个没头没脑的儿子。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