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公主才没有你这样的弟弟呢!”薛久安怀抱着胳膊,一脸不屑。

  “那逸儿有你这样的皇姐就够啦!”薛逸远身边没跟着宫人,自己摔倒了就拍拍屁股站起来,听到她那句伤人心的话也不难过,傻傻的笑着,“皇姐,我还要去找父皇请安呢,先走啦!”

  薛久安从一开听到他那句话开始有些怔愣,到后面听他说要去找父皇请安,又变得不可思议。

  他……算了!

  那家伙本来神志不清,就算父皇那般模样他都念着,如今父皇这般甜蜜语,这傻弟弟肯定先遭殃!

  她自然不会相信父皇变好的谣,毕竟是她真眼所见他的所作所为,又怎会这般小心。

  即使,即使他真的变好了,那她也不会喜欢的!

  薛久安攥紧了拳头,看着那傻子跑没了影,气的扭头一哼便走了。

  薛逸远悄悄来到父皇宫殿,带着好奇宝宝的眼睛打量着周围,踏进高高的门槛,见两边的太监对着他恭恭敬敬喊了声“见过三皇子殿下”。

  没见过这仗势的薛逸远一下子给吓跑老远,结果进了这个殿到处都是宫人,凡是见了他的都行礼问好,薛逸远都有点飘飘然了。

  好不容易找到父皇,却见他正站在一处鱼塘边,往里面撒着鱼食,他低垂着眼帘,睫毛遮住了他那双眼,似乎心情愉悦,嘴角勾起,红发随意扎着,显得一些凌乱的美。

  薛逸远一时呆住,怎么走路都好像忘记了。

  远处薛半之身后的小德子发现了躲在树后面的三皇子,在薛半之耳边附几句,薛半之这才抬眼看过来。

  不知怎么,薛逸远却突然把脑袋躲到了树后面,等了好久不见动静,刚想把头重新伸出来,便听脑袋上空那人好笑道

  “躲在这里,是在跟父皇玩捉迷藏吗?”

  薛逸远一下愣住,抬起脑袋:“父皇,什么是捉迷藏?”

  薛半之左手垫在右手肘下面,摸着下巴,淡笑解释道:“嗯……大概,就是一个人当鬼,闭眼数十个数,然后去找那些藏起来的人。”

  “如果鬼找到了全部的人,那就是鬼赢了,如果没找到,就是人赢了。”

  薛逸远听完了,眼里闪烁着渴望的目光,对对手指头:“父皇……可以陪逸儿一起玩吗?”

  薛半之听到这回答意外挑挑眉,耐心问道:“当然可以,拿逸儿是想当人呢还是当鬼呢?”

  “逸儿当鬼!!父皇去藏起来吧!还有你,还有你你你!可以嘛父皇!?”薛逸远指完了身边的宫人,抬起亮晶晶眼睛。

  “那父皇问你,你可会数到10?”

  “当然会!1,2,3,……”

  虽然痴傻,却没想到会数数,有没有安排老师来教他。

  “这么厉害?是有人教逸儿吗?”

  “是逸儿偷偷去学哒!父皇不要告诉别人哦,是逸儿跑到别的殿里偷偷看到的呢!”

  薛半之见他这样,也知道不会认识这人,边没再追问下去,只是在心底留了个底,既然这样:“那逸儿闭上眼睛,不能偷看,数十个数来找父皇吧。”

  “嗯!”薛逸远转过身对着树,开始大声喊起来,“1……2……10!”

  “逸儿来抓你们啦!!”忽的一下跳正面,摇摇晃晃着身子去找父皇了。

  一开始只找到了几个宫人,到最后找父皇了就是找不到,时间越久,他越是着急,忽然,一道明晃晃的身影出现在向日葵后面,他大声叫着:“逸儿找到父皇啦!!”

  薛半之听后也走了出来,夸道:“逸儿真厉害。”

  另一边,薛琼枳站在不远处看着这温馨的一幕,轻轻拧着眉,似有不理解之意,他叫住一名太监问道:“父皇他们在做什么?”

  “回大皇子的话,是在玩一个叫捉迷藏的游戏。”太监恭敬说道。

  “捉迷藏?”正当薛琼枳想着出神的时候,他自己的左手居然被一个比他还要小又没什么肉的手抓住。

  抬头,便看见他那痴傻的皇弟对着他憨笑:“兄,皇兄!我们一起玩吧!和父皇一起玩!”

  “玩什么?”薛琼枳内里想挣掉被抓着的手,却发现他这弟弟抓着紧,他也不想拉破脸皮,只好任由着他牵着。

  “捉迷藏!皇兄知道什么是捉迷藏嘛?”薛逸远睁着大眼瞧着皇兄脸上的表情,虽然是面色沉沉,不给反应,但还是自顾自说起来了

  “来吧!逸儿当鬼,皇兄和父皇当人吧!”说完便在后面推着他,把他推到了父皇面前。

  薛半之有心看着这一幕,如果想要他这皇宫未来宁静,那必要将这些孩子关系拉近。

  就像手无寸铁的痴儿,长大必须有个兄长护着,不然世间危机重重,稍有不慎便没了性命。

  “儿臣见过父皇。”被推过来的薛琼枳也不得已向他行礼,然后站在一边等着指示。

  “逸儿数十个数!皇兄和父皇赶快躲起来吧!”薛逸远又转过身,奶声奶气地喊着数字。

  “走,跟着朕。”薛半之快步走在前面,大皇子也下意识跟在了身后,跟着父皇莫名地真的参与进了这个游戏。

  还和父皇一起躲了起来。

  看着身旁一点皇上架子都没有,还蹲在他身边的父皇,心里微妙的很。

  只听他小声在他耳边说着:“如果你皇弟到最后都没有找到朕同你,那就悄悄站在他能找到的地方。”

  “为什么?”

  “你皇弟他要是找不到我们,心里会害怕的。”

  我们,你皇弟,害怕……biqupai.c0m

  几个字眼落在他心底,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他对宫里那些弟妹从来没有过多关注,可是当父皇说起来,却有种“我是皇兄,要保护他们”的想法。

  “哒哒哒——”

  不远处薛逸远蹦蹦跳跳地跑过来,脑袋向着四周看着,一双眼睛缺乏了灵动,却带着令人向往的童真。

  忽然,原本正常走路的小孩突然左脚绊右脚,华丽地摔了个狗啃你。

  在薛半之和薛琼枳的视线里,他属于是跌进了草丛下面,看不到了身影,便一个个从草丛后面站起来,朝着他走去。

  “你是笨蛋吗?”薛琼枳一边拉起薛逸远,一边扯着僵硬的嘴角说着。

  “什么是笨蛋?”薛逸远歪歪脑袋,不过还没等他解释,就给一下子忘了,抱向薛琼枳。

  “皇兄你真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