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的旅途 第45章 黄昏、少女与战舰

小说:崩坏的旅途 作者:枫落无鸣 更新时间:2022-11-24 21:07: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太虚剑气!”

  琪亚娜挥舞着手中的蓝色大剑,火焰剑气直接将四周的崩坏兽全部斩断。

  “呼!”

  琪亚娜吐了一口气,收起武器向赶来的芽衣和布洛妮娅打着招呼。

  “芽衣芽衣!快看,我已经把敌人全部干掉了!”

  琪亚娜插着腰,一副求夸奖的样子。

  “琪亚娜,小心点,一个人这么冒失,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芽衣有些无奈地看着琪亚娜。

  “嘿嘿,这叫‘灵活多变’嘛!而且有芽衣在身边,就相当于有一百个人的力量了!”

  琪亚娜一把抱住了芽衣。

  “一百个人的力量?我又不是什么超人……”芽衣有些不好意思。

  “咳咳……”

  布洛妮娅就这么看着两人,就这么盯着她们。

  “布洛妮娅也很厉害!”

  芽衣看出布洛妮娅心中所想,摸了摸她的头,夸奖道。

  “……好了,我知道了。”姬子听完了三人的任务报告。

  “琪亚娜,你要是再这么‘灵活变通’的话,下次可就不安排你出击了。”

  安排琪亚娜出击一次,姬子可能要准备几瓶降血压的药。

  “是是是,我知道了啦~”琪亚娜试图卖萌躲避姬子的愤怒。

  “诶,你们到月光王座舰尾处去吧,在那里集中突破。”

  “好耶,出发!”

  三人小队兴致勃勃地来到了舰尾处。

  “库呼呼,这里就是舰尾处吧!”

  琪亚娜看着那道舱门,一脸兴奋。

  “就让我一口气突破吧!”

  琪亚娜直接一脚踹了出去,舰门应声倒地。

  “琪亚娜,等等……”

  芽衣话还没有说完,那只之前被琪亚娜打跑的帝王级崩坏兽带着它的小弟就向琪亚娜袭去。

  琪亚娜来不及反应就被芽衣一把推开。

  只见芽衣身上闪烁着紫色的电光,太刀上也有雷电闪过,挡住了帝王级崩坏兽的攻击。

  “切,真是没用,还得我来收拾烂摊子。”

  此刻的芽衣眼中闪烁着紫色的光芒,那是雷之律者。

  “这不显得你能者多劳嘛~”

  苏羽幽幽的声音从芽衣的通讯器里传出。

  “哼,算你识相!”

  芽衣,不,应该是雷之律者一刀将帝王级崩坏兽劈成两半,手中的雷霆袭向四周的崩坏兽,将其化为飞灰。

  “就这点杂兵,还不够我塞牙缝的。”雷之律者一把拉起琪亚娜,轻蔑地笑了笑。

  “那你想怎么办呢?律者小姐,你不回去睡觉的话,我可是会很烦恼的。”

  当然,控制室里的苏羽一脸淡定,甚至还掐着爱酱的脸,他又不是第一次哄这位律者儿童了。

  “你觉得呢?”

  雷之律者反问道,似乎在等苏羽开价。

  “游戏厅?”

  “不行!你把我当什么律者了!我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你就拿这个忽悠我?!”

  雷之律者有些气愤,这个呆瓜属实不争气,那个胆小鬼也是,要是换她,早就拿下苏羽了。

  还用现在跟苏羽谈判,给胆小鬼创造机会。

  “你的意思是,得加钱,不,加条件?”

  苏羽倒是饶有兴趣地看这个不太聪明的律者想干什么。

  “带我去吼姆乐园,一整天,就你和我!”

  雷之律者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emmm,行吧!正好这几天没有事情干。我答应你了,所以你该回去睡觉了吧!

  不然,嘿嘿……”

  雷之律者听见苏羽这么一笑,赶忙回去,将身体还给了芽衣。

  芽衣脸色微红,另一个自己跟苏羽的谈话她当然知道,而且她也知道她是在给自己创造机会,只是为什么她会这么怕苏羽啊?明明刚才好好的。

  “那个,苏羽……”

  芽衣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另一个她多多少少有些中二。

  “嗯?”

  “为什么,另一个我……那么怕你啊?”

  “之前她偷跑出来,我将她绑住看了一天的恐怖电影,还不让她闭眼的那种。”

  苏羽话一说完,三人包括姬子都出现了“你是狗吧”这种表情。

  “苏羽哥哥,好可怕。”布洛妮娅抱紧了自己的吼姆玩偶,不过一想,要是自己和苏羽哥哥看恐怖电影摆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他会不会抱住自己啊?

  布洛妮娅越想越兴奋,脸上出现了红晕,完了,这家伙处理器又烧坏了。

  “芽衣,你刚才好帅啊!”

  琪亚娜一脸兴奋的抓住了芽衣的臂膀,向她绘声绘色地演绎起刚才不羁的样子。

  论自己的黑历史在自己面前重演是什么感受,芽衣表示有话要说。

  “好了,我已经破解了战舰的舱门密码,你们只需要前进就行了。

  里面似乎有大量的逆熵无人机甲,布洛妮娅,控制权已经交给你了,前进吧!”

  苏羽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虽然他自己也很想继续看琪亚娜的表演。

  “哇,是机甲诶!布洛妮娅,快借我开开!”琪亚娜一听见机甲就兴奋起来,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情。

  “不行!”布洛妮娅义正辞地拒绝了琪亚娜。

  “为什么?”

  “因为驾驶机甲需要1000小时以上的训练,还需要精通电磁学、流体力学、空气动力学的基本知识,才能胜任。”

  话语间,三人已经来到了战舰内部,由于苏羽直接用侵蚀之键将逆熵的机甲全黑了,她们倒是没遇到什么危险,很快便接近了月光王座的主控室。

  “啊?你骗我的吧!这玩意儿看起来,不是比骑自行车还简单吗?”

  琪亚娜有些不信邪,站在一个泰坦机甲面前敲了敲,结果这个泰坦突然启动,一下子就将琪亚娜踢飞。

  “噗嗤!”

  布洛妮娅憋不住笑了,刚才的机甲可不是自己操控的。

  布洛妮娅整顿了一下表情,很快恢复平静。

  “看吧,这个机甲也不太喜欢笨蛋。”

  “嘶~屁股好疼啊,混蛋机甲!”

  琪亚娜一脚踢向泰坦,可是泰坦却以一个十分风骚的姿势躲过了攻击,并且嘲讽地竖起了中指。

  “啊啊,可恶!”

  琪亚娜怒中心中起,一拳砸向泰坦,却被它一把握住,在琪亚娜震惊的目光下,这个泰坦用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左右摆了摆。

  “你不行啊!”

  “可恶可恶可恶!混蛋机甲!”

  琪亚娜彻底生气了,追着泰坦砍,可泰坦每次都用风骚的姿势躲过了攻击,甚至还下腰竖中指嘲讽琪亚娜。

  看着这一幕,芽衣也不免笑了起来。

  远在控制室的温蒂,看向苏羽。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琪亚娜总是这么鲁莽会出事的,找个机甲消磨一下她的精力,不然我害怕她把月光王座给砸了。”

  苏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实际上就是他无聊想逗琪亚娜玩而已。

  温蒂看着他这一副小孩子的样子,也不免笑了起来。

  ……

  几分钟后三人终于来到了主控室,琪亚娜是被泰坦提过来的。

  “舰桥没有敌人,重装小兔,现在开始破解主控系统。”

  布洛妮娅来到了控制台,开始破解。

  “没有登陆密码……操作权限全部开放……怎么会这样?”布洛妮娅有些疑惑,不过她突然看到了一封邮件。

  “……这真是太奇怪了,这样做,不等于是白白把战舰送到我们手里了吗?”

  姬子也是有些疑惑,毕竟逆熵的资金情况并不算很好,上次她还看到特斯拉唱歌卖艺呢!当然,那段视频很快被删掉了。

  “布洛妮娅,你操作的时候一定要慎重,避免对方暗藏了木马程序。”

  “姬子少校,布洛妮娅在主控电脑中,发现了一封奇怪的邮件。”

  “邮件?!”姬子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布洛妮娅将邮件缓缓念出。

  “亲爱的琪亚娜,你好!这艘战舰,月光王座,终于在十四年后交还与你。

  你会登上王座,塑造新世界。不过在这之前,你还要找到四把‘钥匙’。

  征服的雷电,疾疫的烈焰(苏羽的弑神装甲)。

  渴望的风暴(和温蒂融合了,拿不出来了),静谧的死亡。

  对了,航行系统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哦~”

  “等等,这封邮件,为什么是写给我的啊?!”

  琪亚娜连忙从泰坦手里挣脱。

  “琪亚娜,你知道些什么吗?你认识的人里,有没有会这样给你写信的家伙?”姬子问道。

  “不……我完全不知道……我可不记得我有一个土豪到会送我战舰的朋友。”

  琪亚娜也是十分疑惑,为什么自己听到这四把“钥匙”的时候心情有些不快,特别是什么渴望的风暴的时候,感觉好像什么东西离我而去了一样。

  “再说,我那个离家出走的笨蛋老爸,才不会这么装腔作势。”

  “‘征服的雷电’……‘渴望的宝石’……等等,为什么我觉得有些耳熟……”

  姬子看向温蒂,她记得温蒂似乎是风之律者……

  温蒂被姬子这么一看,有些慌张,不过苏羽抓住了她的手,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姬子见状也只能收回目光,这两人完全不把自己这个单身女青年放在眼里,不过苏羽这家伙该不会是渣男吧?

  一个芽衣,一个布洛妮娅,还有温蒂……房间里还总是有一朵粉色的水晶花,而且总是对着花瓶里的鸢尾发呆……

  这家伙不简单啊。

  苏羽被姬子的眼神看得有些奇怪,不过还是下达了命令。

  “12月7日,布洛妮娅试一试吧。”

  “布洛妮娅知道了,苏羽哥哥,其实我知道琪亚娜的生日。”

  布洛妮娅的声音有些幽怨,苏羽只能无奈的笑笑。

  苏羽记得每一个人的生日,只是关于自己的,他已经忘记了。

  “获得航行权限,航行目的地变更。

  新目的地为圣芙蕾雅学园。”

  随着布洛妮娅输入了密码,一阵电子音响起。

  “诶?启动密码还真是我的生日?”

  “等我们把战舰开回圣芙蕾雅学园,相信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目前看来,送来战舰的人好像没有什么恶意。”

  芽衣看向窗外的风景,夕阳落下,从窗户洒在甲板上,一切都是那么祥和。

  “希望一直都是这样宁静祥和……”

  芽衣默默地在心里祈祷。

  ——作者偶尔发病的小剧场——

  不知在哪一天,两个老六在交谈着。

  “我的朋友,不知道你为何要对k423如此迁就呢?”奥托有些好奇地看着苏羽。

  “她是我的朋友,利用她本来就是我的不对。如果在一切结束之后,她想要我的命,便拿去吧。”

  苏羽看向研发完毕的弑神之枪以及正在测试性能的黑渊

  “呵呵,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那天。”奥托的笑容多少带点苦涩。

  “应该没有,说不定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奥托,你要做的是在过去开创一条新的时间线。

  而我……”

  苏羽的眼神散发出猩红的微光。

  “我要将过去的人带回来,她,他们的悲剧源自崩坏,我会筑起世界的屏障,虚数之树将不会再用崩坏筛选本世界的文明。”

  “我的朋友,你远比我伟大的多,那么代价又是什么呢?”

  “我并不伟大,也不是英雄,这一切不过是我虚无的妄想而已……

  但是,这一次,即使赌上我的生命,我也会做到这一切!”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