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她是肥妻悍妇 第1352章 白养了

小说:穿越七零她是肥妻悍妇 作者:花昭叶深 更新时间:2022-08-17 14:4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昭心满意足地跟着叶深回家了。

  至于捞回来这30多万,她也没打算还给秦卓。

  没法说啊。

  等将来秦卓结婚的时候,给他随个大礼吧~

  秦卓现在一点不想结婚的事情了。

  之前找了金圆圆当女朋友,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她出现的时机合适。

  如果再早几年,秦卓是个更青的愣头青,脑子里根本没有结婚这回事。

  现在是年纪大了,被父母催的烦了,金圆圆就刚好出现。

  结果咬了他一口。

  秦卓现在一门心思扎在事业上,打算开第二家酒店,再不想什么女人,什么结婚,太伤钱了。

  “这可怎么办?”可把老好人刘月桂急死了。

  “奶奶奶奶!什么怎么办?”淘气包跑过来问道。

  刘月桂走哪都带着他。

  看到淘气包,刘月桂立刻露出笑脸:“哎呀我的小恩恩,去哪玩了?把自己弄得皮猴子一样埋汰?”

  刘月桂坚持要收养淘气包,最后就收养了。

  叶尚给起的名字,吴恩。

  希望他将来记着这个恩情。

  如果没有叶家收养,他也许早在门口发烧而死了。

  花昭只能无语,姓什么不好姓吴,吴恩,到底是有没有恩啊?

  刘月桂也觉得这姓不好,但是她想让孩子姓叶,老爷子又不答应。

  “跟甜甜姐姐玩去了,姐姐不带我玩,姐姐还推我!哇!”淘气包告完状咧嘴就哭了起来。

  声音刺耳。

  刘月桂赶紧堵住他的嘴。

  花昭在一旁皱眉道:“甜甜是哥哥!哥哥!不要叫他姐姐,你叫他姐姐,他当然推你。”

  其实小慎行生得比淘气包晚一会儿,所以才会被人掉包。

  花昭忌讳这个,就坚持让小慎行当哥哥,淘气包当弟弟。

  这个无所谓,关键是告诉了淘气包多少次,要叫哥哥,他偏不。

  “就是姐姐!他就是姐姐!我就要叫他姐姐!哇!”淘气包继续哭。

  花昭皱眉。

  这孩子才不傻,他分得清哥哥姐姐,叶家这么多孩子,他没叫错一个。

  就到小慎行这,让他叫慎行哥哥,他就是不叫,非得叫甜甜姐姐,还理直气壮。

  花昭想不皱眉都不行。

  “你别跟个小孩子一般见识,他才2岁多,什么都不懂。”刘月桂道。

  “嗯。”花昭起身走了。

  确实,她真不能跟个2岁多的孩子一般见识,又不是她的!

  惹不起躲得起。

  小慎行听到哭声,气势汹汹地从外面冲进来,手里还拎着个棍子,就朝淘气包冲了过去。

  淘气包吓得顿时发出杀猪般惨叫,躲到了刘月桂怀里。

  花昭也赶紧把小慎行拦下来。

  好家伙,刚刚那表情把她也吓到了。

  漂亮的小珍珠一样的脸蛋,眼底竟然带了杀气!

  她也是第一次见。

  这也是小慎行第一次出现这种表情。

  她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讨厌淘气包。

  可能是,八字不合?

  “乖,我们不跟他一般见识。”花昭抱着小慎行就走。

  这大棍子,实心的,打到头上,别说是个小孩子,大人都受不了。

  花昭已经发现了,随着年纪增长,小慎行的力气越来越大,有继承她衣钵的意思。

  真是让人惊喜。

  力量大有多安全,她太知道了,之前还遗憾几个孩子没继承,没想到继承人在这。

  “乖啊,以后不能轻易动手打人,特别是打淘气包,他太小了,不禁你打,万一一个不小心打死了怎么办?”花昭说道。

  “什么是打死?”小慎行问道。

  “就是,像我们吃的那些鸡啊,鸭啊,杀了,死了,吃了,没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了。”花昭道。

  小慎行眼睛一亮,大声道:“那就打死!”

  花昭

  什么情况!

  他怎么这么暴力!

  “淘气包怎么欺负你了?”花昭问道。

  她觉得不是小慎行一个人的问题他怎么从没想过要打其他兄弟姐妹?

  “他推我!”小慎行道。

  因为这个?

  花昭刚要继续问,叶安黑着脸走了过来。

  他站在门口,往里望了望。

  淘气包看见他,顿时又缩到了刘月桂怀里。

  刘月桂立刻道:“你看看你,一个大人天天拉个脸跟个2岁孩子一般见识,看你把他吓得?你是不是偷偷打他了?”

  花昭严重怀疑她是在指桑骂槐。

  她每天见了淘气包也没个好脸。

  反而是叶安,虽然笑容不多,但是真不算天天拉着脸。

  像今天这样脸色这么难看的时候,倒是第一次。

  “怎么了?”花昭问道。

  叶安目光沉沉地看着几个人,最后选择说。

  “是我不好,院子里的水井安全措施不到位,差点发生意外,我建议把这水井封死,以后就用自来水浇花园得了。”叶安道。

  他们现在已经搬到了建好的别墅里。

  房子大,房间多,花园也大,够孩子们玩耍,还种了好大的草坪和花花草草。

  浇水就是个大问题,勤俭持家的叶安就在院子角落打了口井,井口不粗,成年人肯定进不去,十来岁的小孩子也安全。

  但是10岁以下瘦弱的小孩子就不行了,有掉进去的危险。

  不过井口每天都有大石板压着,只有抽水浇花的时候才打开。

  刚刚就是抽水浇花的时候。

  结果他一个不注意,小慎行和淘气包就玩到那边去了。

  他站在远处看见,刚想吆喝他们离开,就看到了让他睚眦欲裂的一幕。

  淘气包竟然从后面推小慎行!差点把他推下去!

  要不是小慎行眼疾手快扶住了井沿,现在人已经掉下去了。

  听叶安说完,花昭气得浑身发抖。

  “就是!他推我!”小慎行喊道。

  刘月桂也一脸不可思议地把淘气包从怀里拽出来,大声问道他:“你推慎行哥哥了?”

  “没有!我没有!我没推他!”

  不管怎么问,就是没有。

  刘月桂狠狠心,巴掌都扇了好几个,淘气包躺在地上打滚,也是没有,绝不承认。

  花昭冷笑一声,这孩子还不懂大人的世界,以为只要不承认就没关系了?

  她当然相信叶安!

  刘月桂也相信叶安,叶安无论如何也不会拿这种事骗人,陷害他一个两岁的孩子。

  她顿时哭得无比凄惨,因为她知道这孩子白养了。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