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男配他太难了 第 2 章 第二章

小说:绿茶男配他太难了 作者:封玖 更新时间:2021-10-14 04:08: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司先生,老样子?”酒保口吻熟稔。

  很显然,司霆是这里的常客。

  司霆点点头,指指紧跟在身边的虞秋:“给他来一杯margarita。”

  酒保目光投向虞秋,笑着应下:“小帅哥第一次来吧。”

  酒吧的光线神秘梦幻,不远处的舞池激情四射,重金属音乐接连不断敲在心上,轻易勾起人内心潜在的荷尔蒙。

  跟那些人相比,眼前的青年就像误入狼窝的小白兔。

  司霆郑重介绍:“这是我弟。”

  “既然是司先生的弟弟,又是第一次来,长得还这么帅,这杯我请了。”酒保笑着递上酒。

  酒品呈冰蓝色,看上去静谧纯澈,混合着果香与龙舌兰酒的独特香味,为炎炎夏日带来一丝清爽。

  虞秋含笑接过:“谢谢。”

  “不用谢,帅哥以后多光顾啊。”

  司霆架着虞秋肩膀,带着他往前走:“找个地方坐。”

  他是爱玩好动的性子,一杯酒满足不了他,坐下没喝几口,就跟虞秋说:“我去跳个舞,你在这坐着,要是有陌生人跟你搭讪,甭理,知道不?”

  虞秋捧着酒杯,乖乖点头,细密的睫毛放大了温润的双眼,像是懵懂的迷途羊羔。

  司霆还是不放心,先去交待酒保多看着点,这才踏入舞池。

  不得不说,他跳舞的时候还是很有魅力的。

  虞秋喝了一口酒,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腔中绽放,微醺的酒意于酒吧梦幻的灯光下格外迷离。

  他靠在沙发上,右手托住酒杯,手指修长,在冰蓝酒液的衬托下,尤显瓷白。

  作为浮白的新面孔,虞秋理所当然受到其他客人的关注。

  很快,一位身材火辣的美女出现在虞秋面前,她画着魅惑的眼妆,戴着酷炫的美瞳,撩了一下垂在胸前的波浪卷,向虞秋提出邀请:

  “帅哥,跳个舞?”

  虞秋微笑:“抱歉啊小姐姐,我不会跳。”

  “你看着面生,第一次来?”

  “嗯。”

  美女垂眸,见他手指在酒杯上无措摩挲,不禁噗嗤笑出来。

  她俯身凑近,红唇靠近虞秋耳际:“小弟弟,既然来了就玩个尽兴,不会跳可以学。”

  这么嫩的小帅哥,不逗逗简直天理难容。

  虞秋:“……”

  这要是个大帅哥,他估计就应了。

  可惜啊,性别不对。

  但拒绝一位美女的邀请不够绅士,他正想着如何婉拒,兜里手机传出震动。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美女挑挑眉,起身让开。

  虞秋寻了个安静的角落,接通。

  “魏姨。”

  “小秋啊,祝你生日快乐,今天吃蛋糕了吗?”电话那边传来温柔和蔼的女声。

  虞秋客套回道:“吃了,谢谢魏姨。”

  “对了,你上次跟我说拿到通知书了,那时候店里忙,我挪不开身,你哪天有空,我给你做一桌子好菜庆祝庆祝。”

  虞秋沉默几秒,缓缓吐出一口气,低声道:“辛苦您了。”

  “不辛苦不辛苦!你要是来的话,还可以顺便看看店里的情况,毕竟是你妈妈留下来的,也算是个念想。”

  虞秋扯扯唇角,抬眸看向狂热的舞池,略显冷淡:“再说吧。”

  什么念想?对他来说,那里充斥着强势与霸权。

  还有周围同龄人给予的讥讽与嘲笑。

  “好好好,你一定要来,阿姨等着你!”

  挂断电话,他靠着墙放空,突然不远处“啪”的一声,酒瓶稀里哗啦碎了一地,甚至有一小块溅了过来,落在鞋面上。

  虞秋抖落碎片,循声望去。

  说好的正规场所呢?说好的没有乱七八糟呢?

  “妈的给脸不要脸!你做这工作不就是出来卖的吗?搁这给老子装纯呢!”

  喝上头的醉鬼,正对着一个男服务生叫嚣。

  脑残又眼瞎。

  虞秋鄙夷这种人,但没打算上前。

  “非常抱歉先生,不过您误会了,我们是正规酒吧,没有这项服务。”

  孟平江小臂被酒瓶划伤,殷红的血滴落在地毯上,他却只能低声下气给客人道歉。

  酒吧的薪酬比较高,他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同时他很不能理解,喝醉酒的人连男女都分不清了吗?

  这里动静不小,渐渐引来众人围观,但没一个人上前说和。

  服务生和酒客的纠纷,不值得他们开口,不过瞧个热闹罢了。

  “误会?”醉鬼一张脸红得像猴屁股,狠狠攥住孟平江手腕,“你一个小小的服务生也敢跟老子叫嚣,只要老子投诉你,你这工作别想干下去!”

  虞秋暗嗤,喝醉了思路和口齿还这么清晰,显然是在装醉。

  他本没打算管,但余光瞟到司霆往这边走来,又改了主意。

  孟平江不想失去工作,便忍着屈辱准备继续道歉,一道声音忽然出现在身后。

  声调有些迟疑和忐忑,却很温暖。

  “你、你别太过分了,这里是正规酒吧,你别欺负他!”虞秋举着手机,一副害怕却坚定的模样,“你已经伤了他,再这样我报警了!”

  醉鬼:“……”

  他哈哈大笑起来,面露轻蔑:“你倒是报啊。”

  一边说着,一边松开孟平江,逼近虞秋。

  比起性格强硬的服务生,他对人畜无害的小可爱更感兴趣。

  孟平江看懂他的眼神,心头一跳,连忙挡住虞秋,“先生……”

  “滚开!”醉鬼一把推开孟平江,就要伸手去抓虞秋。

  却在半空中被人扣住。

  司霆满脸寒意,一个用力扭住醉鬼,在他脸上啪啪几下,“在这儿发酒疯?给你脸了!”

  又转向虞秋:“没事吧?”

  虞秋笑起来,眉眼弯弯,流露出些许崇拜:“我没事,不过他受伤了。”

  他指了指孟平江。

  司霆刚才没注意,顺着虞秋目光看去,蓦地一愣。

  酒吧嘈杂昏暗,眼前的青年却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穿着制式白衬衫和黑色马甲,面容俊秀,清冷而干净。

  虞秋发现他的不对劲,便也扭头去看孟平江。

  确实很帅,有种校园男神的气质,怪不得会被醉鬼骚扰。

  他垂下眼睫,心中暗生一丝不悦,顺手托住孟平江流血的手臂,担心道:“流了好多血,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孟平江尝遍人情冷暖,心中感动,怕血迹弄脏了他,便轻轻挪开手臂:“伤口不深,没事。”

  “怎么会没事?”司少爷以前可从不管闲事。

  恰好酒吧经理赶到,先让保安处理了闹事的醉鬼,再对司霆道歉。

  那醉鬼大概认出了司霆,屁都没敢再放一个。

  司霆冷着一张俊脸:“你们的人受伤了。”

  “司先生请放心,这是工伤,酒吧肯定会负责的。小孟,还不快谢谢司先生!”

  酒吧经理哪里看不出他对孟平江的不同,赶紧做好面子工程。

  孟平江先后对虞秋和司霆鞠躬致谢。

  瘦削的背脊弯曲,像一弯柔韧而坚实的弓。

  司霆以前虽风流,但很少像现在这样,整颗心为某个人颤动不休。

  他从不认为自己会对一个陌生男性产生友谊之外的好感。

  这不对劲。

  他定定心神,沉稳道:“举手之劳。”

  虞秋同他相处多年,且对旁人的情绪很敏感,自然看出他对孟平江的不一般。

  他对司霆虽然没有感觉,但他这人占有欲很强,即便对兄弟同样如此。

  这么多年,司霆也只有自己一个外姓“弟弟”。

  虞秋眸中盈满关心,小声催促:“赶紧去医院吧,别耽搁了。”

  孟平江看向他,轻轻笑了笑。

  这是第一个站出来帮他的人,他当然最为感激。

  虞秋直面帅颜,忽然有些理解司霆了。

  见惯了繁花,忽然碰上这么一棵清新脱俗的松柏,心动很正常。

  直到孟平江的身影消失,司霆还没回过神。

  “霆哥,我想回去了。”虞秋打破沉寂。

  司霆猛地醒神,呐呐道:“回。”

  两人上了车,驶向沈家别墅。

  司霆一反常态地安静如鸡,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隐隐透着兴奋。

  虞秋试探道:“那个服务生长得可真好看。”

  “你也觉得?”司霆咧开嘴巴笑,“以前没在酒吧见过,估计是新来的,刚才忘记问经理了。”

  虞秋抿唇笑:“下次再去问。”

  眼见司霆连连点头,他垂眸道:“霆哥,我看他年纪不大,这么小就出来工作,受伤了都不敢吭声,挺可怜的。”

  “是挺可怜的。”司霆笑容收敛。

  虞秋又道:“他正是上学的年纪,估计是在打暑假工,我听说有不少学生没钱上学,还得勤工俭学,不过虽然酒吧赚得多,但到底不怎么安全。”

  “咱们小秋就是心善,”司霆伸手摸摸他的头,赞同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发型乱了。”虞秋蹙眉躲过,轻轻瞪他一眼,“你先问清楚,要是他真是勤工俭学,不如资助他上学,他要是不愿意,你可以给他安排一个工作。”

  司家家大业大,安排一个工作轻而易举。

  司霆是个大少爷,不知人间疾苦,觉得虞秋的建议非常完美。

  “小秋你可真好!”

  虞秋故意哼了一声:“不过你才见人家一面,就这么上心了?”

  “咳咳,”司霆面色微红,“什么上心?就是看他挺有眼缘,交个朋友呗。”

  他不承认自己一见钟情了。

  虞秋看向窗外,眸色瞬间变得深幽。

  可他看那个服务生,不像是愿意接受资助或工作的人呢。

  如果司霆真的按照他的建议去做,只会伤害到对方的自尊心,将人越推越远。

  华京的交通向来比较堵,回去途中耗费了很久。

  司霆将虞秋送回沈家就回了。

  虞秋贴上指纹进门,一眼看到鞋柜上多出的鞋子。

  沈明登回来了?